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AM-深柜与直男 5


    躺着翻来覆去,把枕头被子都折腾到乱糟糟的亚瑟烦躁地把床头的杯子扔了出去,砸在书桌边上清脆的一声响。
    平时雷打不醒的小王子悲哀地发现,自己失眠了。
    盘腿坐在床上,顶着被揉成兔子窝的一头乱发,亚瑟严肃地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扯了外套蹬上靴子就跑出了房门。

   

    亚瑟推门进来的时候,莫甘娜正对着镜子梳理头发,余光撇到一颗金脑袋,好气又好笑地放下了梳子,“进妙龄少女的卧房连门都不敲,万一我没穿衣服呢?”
    亚瑟已经拉过凳子坐下了,动动鼻子,闻到空气里满是莫甘娜平时护发用的香精味道,有些嫌弃但又诚实地多吸了几口气,“你就是不穿衣服主动走我面前我也不愿意看。”
    莫甘娜侧身坐着,懒懒地展了展腰,“那找你愿意看的人去啊,找我干嘛?打架吗。”
    听到这句话,亚瑟那股窒息劲儿又上头了,整个人像是被雷劈过的树苗一样,“我觉得,梅林不喜欢我。”
    搞不好马上就要结婚了。

    莫甘娜看着他一点一点蔫下去,差点就笑出了声,她这个弟弟以前像个土匪一样逮谁欺负谁,真没想到——“土匪也有从良的一天。”

    亚瑟趴着不说话,看着下一秒就要断气似的,这个样子倒是让莫甘娜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亚瑟比桌子刚高出半个头,小小的一丁点却总是要找比他高壮的多的骑士比试,经常是白白净净的出去,灰头土脸的回来,被打趴下了也不会哭,眼睛永远亮亮的。
    只有一次,亚瑟是耷拉着脑袋回房间的,就像现在一样,趴在桌子上,晚饭也不吃,莫甘娜提着小裙子跑去问他怎么了,亚瑟这才抬头,灰扑扑的脸上还带着几条擦痕,声音奶声奶气的“今天,打架赢了的人有奖励,是一条手帕,特别好看,我想送给你的......可是输了。”说到最后又觉得这话太像撒娇了,不好意思地重新把头埋了回去。

......
   
    莫甘娜看着亚瑟鸟窝一样的头顶,突然就想揉一揉,像小时候一样。
    “别想太多了,也许,嗯...”莫甘娜在心里搜刮着安慰人的句子。
    “怎么可能不想”亚瑟闷闷地搭话,“也对,你没喜欢过人,不懂这种心情。”
    莫甘娜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心软了,闭眼回味了几遍幼年亚瑟的小脸,心情好了些,随口问道“行吧,那你喜欢梅林什么感觉。”
    听到这话,亚瑟立马扬起了头,眸子亮的吓人,“感觉啊,啧,这问题真难回答。”
    “那你就别说...”
    “虽然梅林又笨又傻,走路还老是撞头,三天两头给我找不顺,但是看见他我就开心,看他笑也开心,发脾气也开心,总之,就是开心,他一秒不在身边都能想死我,但是在身边了心跳又快得像骑马一样,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挺有病的,你觉得呢?”
    莫甘娜维持着刚刚的嘴型,听着亚瑟噼里啪啦甩出一堆话来,内心十分冷漠。
    “怎么没病死你,炫耀完能滚了吗?”莫甘娜觉得自己的失眠都被恶心好了。

    亚瑟愉快地滚回了房间,大概炫耀的太开心,倒头一觉睡到被子被人猛地掀开。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亚瑟重新闭上眼睛,伸着手臂捞了捞,捞到一片衣角,扯着不松手,“梅林。”
梅林扯了半天扯不回衣服,干脆靠近了点儿,开始扒拉亚瑟光裸着的胳膊,“你不起来我就自己放假去了。”
    亚瑟松开了衣角改去拉梅林的手腕,结果被躲开了,不高兴地坐起身。
    梅林抖着亚瑟踢到床脚的衣服,扭头看了一眼,笑出声来,“你脸都睡出印子了。”红红的一小片。
    亚瑟沉浸在不高兴的情绪里,没听见梅林说什么,“嗯?”随后就感受到带着清晨寒气的手指尖戳了过来,轻轻戳在自己颧骨上。
    抬头,看到梅林笑弯的眼睛。

    我真是,病得不轻。
    亚瑟一颗心回到了原位,直接蹦下了床。
    “走吧!放假。”

 
    洗漱完毕,亚瑟边啃着梅林拿来的面包边走去马厩,本来还有些懵的脑子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吹得彻底清醒,想起刚刚冰凉的指尖,他叼着面包回头,口齿不清地嘱咐,“你回房把我那件兔毛披风带上。”
    这时天刚蒙蒙亮,城堡里没几个人走动,静悄悄的。
    梅林走在前面背着自己的小皮包走得特别轻快,亚瑟一手提着包袱一手拿着面包,一点也不着急的走走停停。

    刚吃完面包,正准备快走两步的亚瑟突然就被梅林拽住腰带往另一条路上带。
    亚瑟被拽得愣了神,“怎么了?”扭头看到了拿着剑的艾琳娜,心情很好地扬手打招呼,“艾琳娜公主,这么巧。”
    巧你个菜头,梅林磨着牙停了下来。
    艾琳娜听到声音走过来,挽了个剑花,“早,你们这是...”
    梅林顺着艾琳娜视线看到自己还放在亚瑟腰带上的手,轻咳了声收回去放在背后,“公主起这么早。”
    “每天早晨练会儿剑,习惯了,你们要出去吗?”
    亚瑟点点头,“对,出去...”
    梅林抢过话头,“打猎!”
    嗯?亚瑟看着梅林,打什么猎。
    梅林自顾自说得很起劲,“有熊有狼,特别凶猛,一口能咬掉一个人头,一爪子拍得人得毁容。”
    结果越说公主脸上的表情越兴奋,“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吗?”
    ...梅林张了张嘴,有些不能接受的看向亚瑟,小声质疑,“为什么一个公主会喜欢打猎!”嘀咕完转回头目光恳切地看着艾琳娜,“您确定听清我说的了吗,打,猎。”
    亚瑟站在一边看着梅林夸张地做着口型,心里快笑死了,伸手把他拉到了身后,
  “那就一起吧。”

    梅林盯着亚瑟背后,都快烧出一个洞来。
    被死盯着的王子回过头,笑得特别灿烂,“走吧。”

    牵着马,看着身前两个人又是有说有笑,梅林抠着手里的缰绳。
    突然,不想放假了。

未完。

评论(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