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小王子的红棉袄

微博@亚瑟小王子的红棉袄,b站→一脸正气红棉袄

AM–【深柜与直男番外】基佬与基佬 2

      端了早饭回来的梅林一推门就看到了蹲在地上的莫甘娜和一只......蛤蟆?
      梅林放下托盘走过去,用靴子尖踢了下那只鸭屎绿的小蛤蟆,叉着腰环顾四周,“亚瑟呢?难道被蛤蟆吓跑了?”
      地上的亚瑟被这不轻不重的一脚踢得快要窒息了,昨晚还缩在自己怀里说梦话的梅林这就翻脸不认人...亚瑟费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蹼,忧愁的改正说法,翻脸不认蛤了。
      “梅林!”随着声如洪钟的一声喊,亚瑟后腿发力,“咻”地跳上了梅林的肩头,站定后感慨了一下这惊人的弹跳力。
      梅林被吓死了,瞪着眼看着肩膀上滑腻恶心的蛤蟆,扭头虚弱地向莫甘娜求救,“这...什么鬼东西,还会说话?”
      莫甘娜现在正杵在桌子前面,在餐盘里挑挑拣拣吃东西,抬眼看了下和谐无比的一人一蛤,凉飕飕地回到:“哦,不是什么鬼东西,是你亲爱的王子殿下。”
      梅林更绝望了,试图从肩膀上那张蛤蟆脸上辨别出亚瑟的样子来,嗓子里像堵了兔子毛一样说话都不顺畅,“你...怎么搞的?”
      亚瑟盯着放大在自己面前的梅林的脸,以及平视过去就能看到的一张一合的嘴,忍不住陶醉了,“你说你亲我一口,我能变回来吗?”
      梅林沉默了片刻,捏着那只蛤蟆扔在了一边的桌子上,“你想我死吗。”
      被迫看了半天跨物种恋爱日常的莫甘娜走到梅林身边,跟他一起抱着手臂围观蛤蟆,“可惜刚才你不在,不然我还能让你们做一对儿苦命蛤蟆,你们不睡一起的吗?”
      早就猜出是莫甘娜把亚瑟变成这样,梅林听到这话反倒松了一口气,很自觉地忽略了对方的最后一句话,“你是看那本魔法书变的吗?重新找到咒语就好办了。”
      莫甘娜摸摸下巴,“书上没有,我瞎变的,本来想变老鼠,结果成了蛤蟆。”
      梅林:......
      蹲坐在桌子上的亚瑟非常复杂地看着莫甘娜,心想乌瑟从哪个黑森林给自己找来的好姐姐,“既然这样,还是找盖乌斯吧,看看他有什么法子。”


      “我没有法子。”
      说完看到梅林脸色瞬间变白的盖乌斯轻咳了声改口道:“也不是没有,只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魔法,我需要找书研究一下。”
      梅林看着手里的小蛤蟆紧皱了眉头,“我也没有见过,只知道把死物变活,或者凭空变生物的,从来没听过把人变成蛤蟆的...”
      盖乌瑟知道是莫甘娜施法,倒是很欣慰,“之前一直怕你知道自己有魔法,现在倒没有顾忌了,我再找本书给你,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或者梅林。”
      亚瑟苦着一张脸,虽然表现在蛤蟆脸上就只有丑而已,“别了吧,教她魔法,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莫甘娜接过书后翻了个白眼,眉毛挑上天,“你死了我就得当女王,我有那么闲吗。”


      折腾到太阳都快下山,盖乌瑟勉勉强强制出了一种药水,而且并不知道有没有用,让梅林喂给亚瑟,“虽然不知道功效,但最差也不会死人,放心喝,也许有用。”
      喝下药水之后,三个人瞪着眼看着亚瑟,一动不动的样子让亚瑟开始怀疑药水的副作用是时间静止了。
      看了大半天,亚瑟背上的花纹都没淡一丁点,梅林忍不住了,“亚瑟,有什么感觉吗?”
      静静感受了一下,除了残留在嘴里的药水的苦味儿,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亚瑟张口想说话,“呱。”
      ......时间又静止了。
      “...呱?呱呱呱?”亚瑟咬断舌头的心都有了。
      梅林扭头看着盖乌瑟,“亚瑟怎么了!”
      盖乌斯戴上眼镜继续翻书,“这大概就是副作用了,不过药效有没有发挥还不知道,我再研究研究,你们都先回去吧,有了消息我去找你们。”

   

      梅林趴在床上跟蹲在枕头上的蛤蟆大眼瞪小眼,亚瑟抬起脚蹼“啪啪”拍了拍眼前那皱的死紧的眉头。
      相处了一天,梅林没有那么排斥蛤蟆了,再加上,这蛤蟆可是亚瑟啊。他捏了捏那小小的绿脚蹼,甚至觉得有些可爱。
      “万一没有办法把你变回来怎么办。”
      “至少要让你会说话,不然你就真的是只蛤蟆了。”
      “然后我就偷偷带你跑出去,你也别当什么王子了。”
      “你想吃虫子吗?对了,你这一天还没吃饭。”
      听着梅林噼里啪啦说了一通的亚瑟还没来得及呱一声,就看到他的小仆人哒哒哒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又哒哒哒跑回来,头发都跑成乱糟糟的堆在头顶。
      眼前的盘子里全是水果,梅林好像看懂了亚瑟眼里的询问,“蛤蟆应该还是可以吃水果的吧,怕你吃别的不舒服,先将就一下。”
      梅林喂一口,亚瑟吃一口,有一次亚瑟伸出长舌头把远处的葡萄粘了回来,两个人都愣住了。
      亚瑟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但还是佯装淡定的吞了葡萄,完事还吐了完整的皮出来。
梅林表情说不出的复杂,想笑又难过。
      “我算什么巫师,连你都帮不了。”
      亚瑟很想说,你亲我一口说不定就好了,可他说不成话,就算说的成话也不想说,梅林这个表情太让他心疼了。
      正想着,一滴眼泪啪嗒就掉在了自己脑门上,一抬眼就看到梅林正红着眼眶,亚瑟心疼死了,胳膊太短又不能给人擦眼泪。
      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莫甘娜,亚瑟突然觉得浑身关节都疼得快要爆炸了。
      下一秒,梅林泪都没来得及擦就被光着身子的亚瑟压倒了。
      两人异口同声:
      “你变回来了?!”
      “你哭什么。”
      光着屁股的亚瑟觉得自己的声音今天格外好听,他伸出手,终于抹掉了梅林那挂在脸边的泪珠。
      “怕我回不来了?”
      梅林有些不好意思偏了头,他也不知道怎么的,脑袋一热就流下泪来,“...我只是被你恶心哭了,你先把衣服穿上。”
      亚瑟捏着梅林下巴把那张有红透迹象的脸扭了回来,“穿了还得脱多麻烦,还没完呢,你可是欠了我一个吻,早亲我早回来了。”
      梅林微微挣扎了一下,最后干脆环上了亚瑟的腰,在厚实的背上掐了把,“你记错了吧,是哪知母蛤蟆欠的吧。”
      亚瑟眯起眼睛,捏住背后使坏的那只手摁在了始作俑者的头顶,“挺好,我向你这只母蛤蟆要债来了。”
      说完低头吻住了梅林还想说些什么的嘴,让他从早想到晚的那张嘴。



      “梅林把我变回来的,爱的力量。”第二天,亚瑟揽着梅林腰特别得意地冲莫甘娜一扬下巴。
      一旁的盖乌斯耸耸肩,“是我的药水起到效果了。”
      莫甘娜直摇头,“不对不对,我昨晚远程施法来着,是我的功劳”说到这儿,她促狭地看着梅林,“那你怎么变的?该不会真的亲了一口吧,啧,爱的力量真伟大。”
      亚瑟捏了下梅林的腰,“今天吃什么?”
      梅林板着脸回答的十分沉着冷静,“蛤蟆汤。”



未完。

AM长条点梗

原来还有点梗这个玩法。
反正近期不会写文的,大家有没有想点的梗我来肝长条,正好最近脑洞卡壳。
来呀来呀

不一样的求婚大作战。by小甜甜袄

五一快乐。诡异的画风 胡来的脑洞。

AM–【深柜与直男番外】基佬与基佬 1

好了我终于不咸鱼了,来我们继续谈情说爱。
    



       “所以你真的要和一个巫师在一起了。”站在训练场旁边被忽视很久的莫甘娜趁着梅林放盾牌的时候慢悠悠挪到了亚瑟身边。
      亚瑟捣鼓袖口的手顿了下来,扭头看着她,“什么?”
      “我后悔没带着镜子出来”彻底找回存在感的莫甘娜笑得特别甜,“你现在的表情活像猫屁股,好了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乌瑟的。”
      “你不该解释一下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吗?”亚瑟摆出好脾气的笑容。
      “得了吧,之前那么多次,梅林说咒语...哦不,应该是喊咒语的时候,我也在旁边,你以为只有你听得...”
      看到亚瑟若有所思的神情,莫甘娜抱着胳膊哼了一声,“原来你没听见。”
      远处梅林搓着手走了过来。
      莫甘娜安慰般地拍拍亚瑟肩膀,“不如我去找盖乌斯帮你要些——你知道的——治耳朵的药。”
      亚瑟侧身躲过肩膀上的手,朝着梅林方向走过去,临走前也不忘噎莫甘娜一句,“你这么闲不如找个人——你知道的——联姻。”

      探头看到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莫甘娜,梅林抽抽鼻子好奇地问亚瑟:“你又怎么招惹她了?”
      亚瑟抬手揪掉梅林肩头的一小截红线,“谁惹她了,只是关心了一下她的婚事。”
      梅林皱着眉摇摇头,“莫甘娜好像对这种事不怎么感兴趣,还是别问了。”
      傍晚的风吹起来很舒服,亚瑟干脆拉着梅林坐在了草地上,拉握着的手也没放开,大拇指轻轻摩挲梅林的手背。
      “其实,她不嫁出去也挺好。”
      “嗯?”
      亚瑟扭头看着梅林,眼神比他看着卤鸡蛋时候还要温柔,“我是说,不如就让莫甘娜继承王位。”
      “那你要干什么。”梅林有些紧张,亚瑟怎么有这种危险思想。
      “带着你去很远的地方,建个房子,再种块儿地什么的,当然了是你来种地...”眼神飘到很远地方的亚瑟说到这儿扫了梅林一眼,“你还要擦地,刷靴子喂马,或者...”
      “或者我用魔法把你变傻”梅林接过话头,“让你来做所有事。”
      亚瑟很想亲亲眼前这个狡黠得像只小狐狸的巫师。


      远处的高汶边磨剑边对莱昂说:“他们两个是真的不知道还有这么多人在场吗?”
      莱昂冷静得仿佛是个盲人,“以一个过来骑士的身份告诉你,习惯就好。”



      梅林一直在思考下午亚瑟说的那些话,憋了很久终于还是在晚上整理床铺时忍不住开口。
      “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你可能会不开心”梅林揉着被子一角很严肃地看着亚瑟,“但我必须要说。”
      衣服脱到一半的亚瑟乱着一头金发,看着瞪大眼没什么威慑力的仆人,耸耸肩,“说吧。”
      梅林清清嗓子,“你下午在训练场说的那些,盖房子种地...都很好,可是亚瑟,你会是个好国王,
      未来你会保护你的人民,让他们可以拥有不怕被敌人抢走的土地,安心地去喜欢的地方建房子,他们会很幸福...亚瑟,卡梅洛特需要你。”
      亚瑟走到梅林身边,轻轻揉着眼前的黑脑袋,“原来你一直在担心这个,难怪晚饭都没吃几口,我想我还不至于糊涂到抛弃卡梅洛特。”
      梅林叹了口气上前环住亚瑟的腰,“我不是说你糊涂...”
      “我知道”亚瑟勾起嘴角,“老实说,刚刚你说有话要说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以为你后悔了。”
      “后悔什么?”
      “后悔不在这儿过夜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在这里过夜了??”梅林开始向外掰亚瑟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臂。
      “梅林,你真像只多动的跳蚤。”
      “那请问,陛下你能放开跳蚤吗?”
      “很不好意思,我是关跳蚤的笼子,锁死了不能放开。”
      哭笑不得的梅林放弃抵抗靠在亚瑟怀里,“...我收回刚刚说的话,你这个菜头还是种地去吧。”
      “梅林。”
      “又干嘛?”
      “我知道卡梅洛特需要我。”

      可我只需要你。



      城堡另一侧的房间里,莫甘娜正倚在窗前翻着从梅林那里借来的魔法书。
      “原来有这么多种咒语,我要是巫师就好了。”
      莫甘娜开始想象如果自己会魔法要做什么。
      首先肯定要去整整自己那个金脑袋的弟弟,把他变成石头或者老鼠,或者其他什么的。


      第二天清晨,莫甘娜看着自己脚边叉着腰的绿蛤蟆,诧异了一会儿便开始得意,手指绕着发尾蹲下身来观察这只小东西。
      ​“早安,亲爱的弟弟。”

      没想到,我真的会魔法。

未完。

最近吃不下粮也产不出粮。

祝我最爱的萌考研通过! @答萌甜品店 

看完《美女与野兽》就想剪一个群像,不管年龄变化多少,我们永远需要童话。

Lof原来还能发视频,get新技能

欧美个人向混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