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AM– 一个不小心 1

新坑
校园AU
梗来自四德同学,大家可以搜搜看。
不虐就对了。

      下午第二节课快下课时,梅林才刚从晃晃悠悠了一整路的巴士上下来,他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望着不远处的高中标志。
      “也太热了。”梅林放下手扯了把衬衫领子,感觉后背都是黏腻的汗水。
      长呼一口气,他朝着学校走去。
      走进去正好赶上下课,梅林找了棵大树,在树荫里吹足一个课间的风才去找老师报道。
      介绍转学生的时间无聊的好像被拖长了十倍,梅林乖乖站在讲台一侧,听着老师噼里啪啦在黑板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一双眼瞅东愁西的消停不下来。
      梅林算是一眼就看到亚瑟的,第一是因为整个班里只有他的身边有个空位,第二是因为,全班都仰着头,只有亚瑟带着耳机低头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有着一头金发的脑袋在阳光下像个巨型的高瓦数灯泡,梅林盯着他看了几秒钟,默默揉了揉眼睛。
      直到被一个热乎乎的大巴掌呼在背上,梅林才意识到身边的老师终于数完了自己得过的奖项,示意他下去上课了。
      在啪啦啪啦的掌声里,梅林一路走到倒数第三排靠窗位置,拉开凳子坐下了。
      亚瑟有些不耐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张着嘴应该是要说些什么的,看到梅林后愣了下,把头低回去了,不到两秒又重新抬头。
      “你谁啊?”
      戴着耳机还听着摇滚的亚瑟根本不知道这一声有多响亮,炸的全班齐刷刷地看过来。
      梅林伸手把他右边耳机拿下来,伸手指了指黑板上的名字。
      “哦。”亚瑟把耳机抽回来重新带上。
      梅林再次把耳机扒拉到自己手心里,在亚瑟变得杀气腾腾地目光下趴低了些凑近他,很小声的问:“你叫什么呀?”
      亚瑟索性把另一边耳机也扯下来,拔了插头甩在梅林脸上,跟耳机一起甩过来的还有一本崭新的课本。
      转学第一天的艺术插班生就这样被猝不及防砸了一脸东西。
      亚瑟的名字就飞在第一页,几乎占据了整个页面。
      梅林撇撇嘴,扭过头还没开口,亚瑟就抓着他下巴把头拧了回去。
      “我就是想说...”
      “闭嘴。”
      “...书借我吧。”
      “......”
      亚瑟终于舍得抬眼,他皱眉看着梅林,对方额头上的黑发因为出汗看着湿漉漉又热气腾腾的,脸颊上带着被热出的两抹红,笑的又乖又好看。
    
      早就听说要转来一个好看的艺术生,没想到是个男的。
      亚瑟转头,手撑着下巴看向窗外。
      说什么好看...

      再次下课的时候,半个班的人都围过来了,拽着梅林问东问西。
      梅林脾气很好地一一回答着,把胳膊从桌子上支着的无数双手旁边缩回桌兜里。
      亚瑟快被烦死了,一脚踢在梅林凳子边沿上,鞋底擦过白衬衫。
      “给我倒杯咖啡,贩卖机在楼道里。”
      梅林站起来,看着衣摆上浅浅的鞋印,拍了拍出去了。
      围在桌旁的那些人瞟着亚瑟,还是没离开。
      亚瑟“喀哒”一声合上笔盖,“要不,你们跟我换座位?”
      人群乱哄哄地四散开来。
      不一会儿,冒着热气的纸杯被放在亚瑟面前,他想都没想就端起来喝了一口,差点没把杯子扔到窗外。
      “你想烫死我啊!”
      梅林刚刚坐定,被他吼了一声又站起来了,“又不是我让你立马喝的。”
      “那你去给我买瓶矿泉水。”
      梅林觉得自己脸上好学生的微笑要绷不住了,他看了看亚瑟安稳呆在桌子下的两条长腿。
      “你残疾了?”
      亚瑟:“???”
      “右腿应该不可能,踹起人来挺灵敏,那左腿?”
      “我看你是想被我打残。”
      梅林把亚瑟攥起的拳头摁了下去,依旧笑眯眯的,“既然没残疾,自己不会买水吗?”
      亚瑟打开梅林的手,眼看着那手背上迅速红了一小片,“要你是干嘛的。”
      “我又不是你仆人!你凭什么支使我做事”梅林从咬着的牙缝里挤出话来,“学校是你开的?”
      亚瑟眉头舒展开,竟然笑了出来,“对,我开的,能买水了吗?”
      梅林被噎得没话说,深吸一口气,把那只被打红的手伸过去。
      “干嘛?”
      “劳务费。”
      亚瑟看着梅林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样子,第一次觉得,上学还挺有意思。


      下午课程结束,梅林被老师叫住了。
      “梅林,你的宿舍换了。”
      梅林有点儿惊讶,“可昨天我把东西都放好了,一定要换吗?”
      “新宿舍位置很好,而且是两人间,比你现在这个好很多,不用另加钱。”
      听到这儿,梅林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拖着行李箱“骨碌骨碌”走到新宿舍,梅林在口袋里掏了半天都没掏出钥匙来,想着把手上包裹放下再找找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亚瑟非常享受地看着梅林瞪大眼睛的吃惊样子。
      “你...”
      “我让老师调的宿舍。”
      “啊?”
      “因为学校是我开的。”
      “......”
      “我想干嘛就干嘛。”
      梅林一句话都不想说,喘气都觉得快累死了。

      我到底为什么要转学。

未完。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