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AM-深柜与直男 2

      双唇接触的一刹那,并没有王子预期中的那么美好,他感受到的是掌下仆人瞬间的僵硬,那美好的脖颈也变得剑一样直割他手心。
      亚瑟原本涨开到无限大的心‘咻’地瘪了下来。
      不知道是怎样放开梅林的,亚瑟有些无措地抿抿嘴唇,他看着梅林复杂的脸色,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对视着。
      夜风吹过来很冷,亚瑟觉得手里的剑柄冰冰凉,手指尖都泛着寒意。
      “回去吧。”亚瑟低到不可闻地从喉间挤出声音,随后看到梅林几乎不可见地抖了抖。
      “那个...”欲言又止。
      亚瑟没有回头,心里比任何时候都要乱,连突突都不突突了。
      奇怪,梅林不喜欢我?不可能。
      那他干嘛被我亲了不开心。不知道。
      ...我吻技很差???

    

    梅林本来跟在亚瑟身后,没料到他的突然停顿,一头撞了过去,鼻梁骨火辣辣的疼。
      嘶...
      王子回头了,闷头走了一路终于回头了,一脸的气愤。梅林很怕他一剑捅过来,揉着鼻子默默往后站了站。
      看到这个动作,亚瑟内心的火一路从脚底烧到金黄的头发稍,“你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我也很想知道,是哪里有问题。
      梅林叹了口气。
      随后的这几天,他的还是任务很少,但是他宁愿回到从早累到晚的日子,因为不管在干什么,总能感受到来自不远处混合着不知名情绪的可怕视线。而且而且而且,每次想逃走的时候,他的王子总能以各种借口把他留在房间里。
      这真的是...大事不好啊。梅林忧愁的觉得自己再活在这种低气压里,不到三天就要秃顶了。

   
    王子这边,心思还是单纯透亮——一定是我吻技很差。亚瑟点点头,手里又捏断一根羽毛笔。
      啧,这个仆人,明明喜欢我还挑三拣四,这毕竟是,咳,我的,咳,初吻。
      “咳咳咳咳咳。”
      听到远处响起的剧烈咳嗽声,梅林在手里杯子中加了一勺蜂蜜,端过去的时候忍不住一路絮叨,“你这两天卤鸡蛋是不是吃的太多了?那种东西好吃也不能当饭吃,你还是......”放下杯子,梅林抬眼看到亚瑟死盯着自己的眼神,噤了声。“我再去擦一遍地。”
      亚瑟这次并不是嫌弃梅林唠叨,而是被这短短两句话迅速抚平了躁动,眼神都柔和了不少,要知道,梅林从那次糟糕的接吻后就没怎么开过口。
      “梅林。”亚瑟心情很好地走过去拿走了仆人手里的抹布。
      接收到梅林询问的眼神,亚瑟盯着他在蓝色单衣上擦手的小动作,心情又好了一大半,眉梢都要翘起来了。
      “你休息两天吧,明天开始不用过来了。”梅林眼睛瞪的兔子一样圆,这人是中邪了吗,明明离开自己两秒不到就喊得撕心裂肺的,“......为什么?”
      “我,额,我...问那么多干嘛,让你别来就别来!”总不能说我一看到你就想亲但是你又嫌弃我吻,技,差吧。
      想到这点,亚瑟又有点儿咬牙切齿。
      那边的梅林丝毫不知亚瑟的小心思,已经穿好了外衣,潇洒地立立衣领。
      “亚瑟。”
      “嗯?”
      “你一定是最糟糕最难伺候的王子。”梅林满意地看着亚瑟的脸一点点拉长,不怕死地又加一句,“没有之一。”没等说完就闪身跑了出去,把意料中的怒吼和砸过来的水杯关在身后。

   

    亚瑟最近很不正常。
    这是皇宫上上下下出奇一致的想法。
    饭是照常吃,但是卤蛋再没碰过,厨房大婶怀疑自己的手艺是不是变差了,难过了好一阵子。
    会议是照常参加,只不过经常走神,手里好好握着的羽毛笔“啪啪啪”弄断了好几根,有一次还凑到乌瑟耳边问他当时是怎么把母亲娶回家的,乌瑟脸色红了又白的,朝着那颗金脑袋拍了十几下不止,看得一众大臣心惊肉跳。
    剑是照常练,但是骑士们经常看到他们的王子对着练习的假人一脸不可言喻的表情,总觉得,是想亲过去,“王子只是太过沉迷练剑了,对假人也这么,有感情。”里昂这样对刚进招进来的毛头骑士们一本正经解释道。
    最最最不正常的是,亚瑟身边没有梅林跟着,掰着手指数一数,起码两天半了。

   

    最先问出来的是莫甘娜,“你跟梅林闹别扭了?”
    亚瑟一脸莫名,别扭?不算吧。“没有,谁造谣了。”
      “梅林也这么说。”
      “你见到梅林了?”不是让他休息吗,又跑过来。
      “今天早上他给我送药。”莫甘娜琢磨着弟弟的脸色,“给格温送了一束花。”
      啊啊,果然脸黑了。莫甘娜压下笑意,“跟骑士团聊了好一会儿,趁你不在的时候,看着挺开心的,哼着小调。”
      亚瑟深吸一口气,一句高八度的‘梅林’差点脱口而出,也就是说,他的仆人在城堡里绕了那么大一圈,单单没找自己。
      额上的青筋正在跳动,亚瑟看向莫甘娜,从牙齿缝里向外挤着单词,“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哦,你不是喜欢他吗。”
      “我喜欢他又怎......”不耐烦的表情僵在脸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那么一两秒。

   
  
    “你再说一遍,我喜欢谁?”

未完。

评论(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