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亚湄和亚梅。

海王:我叫Arthur。
亚瑟:我也叫Arthur。
海王:我是王。
亚瑟:我也是王。
海王:我在海里。
亚瑟:我在湖里。
海王:我有个同母异父不同发色的弟弟。
亚瑟:我有个同父异母不同发色的姐姐。
海王:他想取代我。
亚瑟:她也想取代我。
海王:我的三叉戟只有真正的王才能从海底拿起。
亚瑟:我的咖喱棒只有真正的王才能从石头中拔起。
海王:我有个名字M开头的俏助手。
亚瑟:我有个名字M开头的小仆人。
海王:她成了我的王后。
亚瑟:他差点成了我的王后。
海王:我差点死的时候她抱着我说“Stay with me, Arthur.”
亚瑟:我快死的时候他也说了同样的话。
海王:不聊了,湄拉在等我。
亚瑟:梅林也在等我。
         ——等了一千年。

AM–【深柜与直男番外】基佬与基佬 2

      端了早饭回来的梅林一推门就看到了蹲在地上的莫甘娜和一只......蛤蟆?
      梅林放下托盘走过去,用靴子尖踢了下那只鸭屎绿的小蛤蟆,叉着腰环顾四周,“亚瑟呢?难道被蛤蟆吓跑了?”
      地上的亚瑟被这不轻不重的一脚踢得快要窒息了,昨晚还缩在自己怀里说梦话的梅林这就翻脸不认人...亚瑟费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蹼,忧愁的改正说法,翻脸不认蛤了。
      “梅林!”随着声如洪钟的一声喊,亚瑟后腿发力,“咻”地跳上了梅林的肩头,站定后感慨了一下这惊人的弹跳力。
      梅林被吓死了,瞪着眼看着肩膀上滑腻恶心的蛤蟆,扭头虚弱地向莫甘娜求救,“这...什么鬼东西,还会说话?”
      莫甘娜现在正杵在桌子前面,在餐盘里挑挑拣拣吃东西,抬眼看了下和谐无比的一人一蛤,凉飕飕地回到:“哦,不是什么鬼东西,是你亲爱的王子殿下。”
      梅林更绝望了,试图从肩膀上那张蛤蟆脸上辨别出亚瑟的样子来,嗓子里像堵了兔子毛一样说话都不顺畅,“你...怎么搞的?”
      亚瑟盯着放大在自己面前的梅林的脸,以及平视过去就能看到的一张一合的嘴,忍不住陶醉了,“你说你亲我一口,我能变回来吗?”
      梅林沉默了片刻,捏着那只蛤蟆扔在了一边的桌子上,“你想我死吗。”
      被迫看了半天跨物种恋爱日常的莫甘娜走到梅林身边,跟他一起抱着手臂围观蛤蟆,“可惜刚才你不在,不然我还能让你们做一对儿苦命蛤蟆,你们不睡一起的吗?”
      早就猜出是莫甘娜把亚瑟变成这样,梅林听到这话反倒松了一口气,很自觉地忽略了对方的最后一句话,“你是看那本魔法书变的吗?重新找到咒语就好办了。”
      莫甘娜摸摸下巴,“书上没有,我瞎变的,本来想变老鼠,结果成了蛤蟆。”
      梅林:......
      蹲坐在桌子上的亚瑟非常复杂地看着莫甘娜,心想乌瑟从哪个黑森林给自己找来的好姐姐,“既然这样,还是找盖乌斯吧,看看他有什么法子。”


      “我没有法子。”
      说完看到梅林脸色瞬间变白的盖乌斯轻咳了声改口道:“也不是没有,只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魔法,我需要找书研究一下。”
      梅林看着手里的小蛤蟆紧皱了眉头,“我也没有见过,只知道把死物变活,或者凭空变生物的,从来没听过把人变成蛤蟆的...”
      盖乌瑟知道是莫甘娜施法,倒是很欣慰,“之前一直怕你知道自己有魔法,现在倒没有顾忌了,我再找本书给你,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或者梅林。”
      亚瑟苦着一张脸,虽然表现在蛤蟆脸上就只有丑而已,“别了吧,教她魔法,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莫甘娜接过书后翻了个白眼,眉毛挑上天,“你死了我就得当女王,我有那么闲吗。”


      折腾到太阳都快下山,盖乌瑟勉勉强强制出了一种药水,而且并不知道有没有用,让梅林喂给亚瑟,“虽然不知道功效,但最差也不会死人,放心喝,也许有用。”
      喝下药水之后,三个人瞪着眼看着亚瑟,一动不动的样子让亚瑟开始怀疑药水的副作用是时间静止了。
      看了大半天,亚瑟背上的花纹都没淡一丁点,梅林忍不住了,“亚瑟,有什么感觉吗?”
      静静感受了一下,除了残留在嘴里的药水的苦味儿,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亚瑟张口想说话,“呱。”
      ......时间又静止了。
      “...呱?呱呱呱?”亚瑟咬断舌头的心都有了。
      梅林扭头看着盖乌瑟,“亚瑟怎么了!”
      盖乌斯戴上眼镜继续翻书,“这大概就是副作用了,不过药效有没有发挥还不知道,我再研究研究,你们都先回去吧,有了消息我去找你们。”

   

      梅林趴在床上跟蹲在枕头上的蛤蟆大眼瞪小眼,亚瑟抬起脚蹼“啪啪”拍了拍眼前那皱的死紧的眉头。
      相处了一天,梅林没有那么排斥蛤蟆了,再加上,这蛤蟆可是亚瑟啊。他捏了捏那小小的绿脚蹼,甚至觉得有些可爱。
      “万一没有办法把你变回来怎么办。”
      “至少要让你会说话,不然你就真的是只蛤蟆了。”
      “然后我就偷偷带你跑出去,你也别当什么王子了。”
      “你想吃虫子吗?对了,你这一天还没吃饭。”
      听着梅林噼里啪啦说了一通的亚瑟还没来得及呱一声,就看到他的小仆人哒哒哒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又哒哒哒跑回来,头发都跑成乱糟糟的堆在头顶。
      眼前的盘子里全是水果,梅林好像看懂了亚瑟眼里的询问,“蛤蟆应该还是可以吃水果的吧,怕你吃别的不舒服,先将就一下。”
      梅林喂一口,亚瑟吃一口,有一次亚瑟伸出长舌头把远处的葡萄粘了回来,两个人都愣住了。
      亚瑟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但还是佯装淡定的吞了葡萄,完事还吐了完整的皮出来。
梅林表情说不出的复杂,想笑又难过。
      “我算什么巫师,连你都帮不了。”
      亚瑟很想说,你亲我一口说不定就好了,可他说不成话,就算说的成话也不想说,梅林这个表情太让他心疼了。
      正想着,一滴眼泪啪嗒就掉在了自己脑门上,一抬眼就看到梅林正红着眼眶,亚瑟心疼死了,胳膊太短又不能给人擦眼泪。
      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莫甘娜,亚瑟突然觉得浑身关节都疼得快要爆炸了。
      下一秒,梅林泪都没来得及擦就被光着身子的亚瑟压倒了。
      两人异口同声:
      “你变回来了?!”
      “你哭什么。”
      光着屁股的亚瑟觉得自己的声音今天格外好听,他伸出手,终于抹掉了梅林那挂在脸边的泪珠。
      “怕我回不来了?”
      梅林有些不好意思偏了头,他也不知道怎么的,脑袋一热就流下泪来,“...我只是被你恶心哭了,你先把衣服穿上。”
      亚瑟捏着梅林下巴把那张有红透迹象的脸扭了回来,“穿了还得脱多麻烦,还没完呢,你可是欠了我一个吻,早亲我早回来了。”
      梅林微微挣扎了一下,最后干脆环上了亚瑟的腰,在厚实的背上掐了把,“你记错了吧,是哪知母蛤蟆欠的吧。”
      亚瑟眯起眼睛,捏住背后使坏的那只手摁在了始作俑者的头顶,“挺好,我向你这只母蛤蟆要债来了。”
      说完低头吻住了梅林还想说些什么的嘴,让他从早想到晚的那张嘴。



      “梅林把我变回来的,爱的力量。”第二天,亚瑟揽着梅林腰特别得意地冲莫甘娜一扬下巴。
      一旁的盖乌斯耸耸肩,“是我的药水起到效果了。”
      莫甘娜直摇头,“不对不对,我昨晚远程施法来着,是我的功劳”说到这儿,她促狭地看着梅林,“那你怎么变的?该不会真的亲了一口吧,啧,爱的力量真伟大。”
      亚瑟捏了下梅林的腰,“今天吃什么?”
      梅林板着脸回答的十分沉着冷静,“蛤蟆汤。”



未完。

不一样的求婚大作战。by小甜甜袄

五一快乐。诡异的画风 胡来的脑洞。

AM-深柜与直男 9(完)


      回房后,亚瑟自己打了水洗脸,连水壶边都没让梅林碰一下。
      梅林在屋里转了圈,没有堆成山的脏衣服,被子平平整整,床下的靴子干净地好像新做的,梅林抓了把头发,走到桌子前坐下了,盯着亚瑟低着头露出来的脖子发呆。
      亚瑟擦着脸转身,正对上那直勾勾的眼神,擦脸的动作都僵住了。
      “怎么了?”
      “你剪头发了。”
      亚瑟向后梳了梳沾上水的短发,把毛巾抛在梅林脸上,“别看了,我让他们端饭。”
      梅林把毛巾摊开方方正正叠起来,特别不乐意地嘀咕:“那我是干嘛的。”
      走到门口招呼仆人的亚瑟听到这句话,小臂撑在门框上,脸上似笑非笑,“等你来,那我这几天已经饿死了。”
      干巴巴笑了声,梅林把叠好的毛巾拆开来搓成一个团,亚瑟吩咐了仆人走到他背后,直接俯下身。
      梅林感受着后背突然一热,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亚瑟从他手里抽走被蹂躏半天的毛巾就走开了。
      “你倒是学会用我毛巾擦手了。”
      “嗯,嗯?不是,那个,你刚说什么了?”梅林后背那股麻劲儿还没过,直想向后缩脖子。
      饭很快就送来了,香肠鸡腿满满摆了一盘,赶路饿了一晚上的梅林舔舔发干的嘴唇,抿着嘴看着盘子被亚瑟拉走了。
      视线跟着叉子上的香肠从盘子移动到亚瑟嘴边,梅林跟着也微微张开了嘴。
      亚瑟嚼着香肠,腮帮子鼓出一块儿。
      梅林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样子太有意思了,他这样想着。
      又往嘴里送了块香肠,亚瑟很过分地舔了舔叉子尖儿,他已经能听到梅林咽口水的声音了。
      “饿吗?”又叉起一块儿。
      梅林绞着手指点头。
      亚瑟把香肠喂了过去,晃了晃叉子,“吃吧。”
      梅林想拿叉子,被亚瑟抵开了,香肠就在嘴边,他的嘴张张合合几次,最后一把推开了,“你要干嘛!”
      亚瑟放下叉子,扯着鲜红的口水兜把梅林拽到自己面前,“不该我问你吗?你跑了这几天,想干嘛?”
      梅林被扯的很难受,肚子被桌子沿挤压着,本来还能挡阵饿的空气都被挤没了,他坐也坐不下,干脆撑着桌子想站起来,鼻尖从亚瑟嘴角蹭过。
      梅林弯着腰,发现这个姿势更奇怪了,好像一低头——他看着微微仰头的亚瑟——就吻上了。
      亚瑟又扯了扯他,“你哑巴了?”
      “不是”,梅林想握亚瑟手腕,指间刚碰到又放下了,“...我好饿啊。”
      “......”
      “饿死了,说不了话。”
      亚瑟松开口水兜,把盘子推过去,脱力地抬抬下巴,“吃吧吃吧。”
      看着啃鸡腿啃得眉毛都要飞上天的梅林,亚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殿下”莱昂敲了门进来,看到吃得一嘴油的梅林微微有些吃惊。
      “什么事?”
      莱昂收回视线,“国王找你。”
      亚瑟点点头,“知道了。”
      梅林擦擦嘴也要跟着起来,被亚瑟看了眼又坐回去了。
      “你吃吧,我很快回来。”
      跟在亚瑟身后,莱昂不住点头。
      还是梅林有办法,今天的亚瑟明显比前几天开心多了。

      亚瑟离开之后,梅林捣了捣盘子里的香肠,突然就没胃口了。
      该怎么开口告诉亚瑟会魔法的事情?
      他一剑捅死我怎么办。
      梅林苦着脸在房间里转悠,转了几圈转到了床前,看着很暖和很柔软的大床,他犹豫了一下。
      我就躺一下。
      张开手臂躺在床上,床果然很软。
      该怎么告诉亚瑟呢......
      梅林想着想着就闭上了眼睛。

      再睁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鞋被脱了,整个人舒服地蜷在被子里,轻轻挣动了下,梅林又拉了拉被子,一直拉到鼻尖儿下。
      太舒服了,王子的床就是不一样。
      “醒了?”
      嗯?听到声音彻底清醒的梅林从床上弹起来,看着正在擦头发的亚瑟。
      准确地说,是腰里围着熟悉白毛巾光着膀子擦头发的亚瑟。
      梅林僵着脖子看了看窗外——漆黑一片。
      “这么晚了啊,哈哈,你都把澡洗了。”想着自己睡在床上,亚瑟就在不远处洗澡...
      亚瑟把手里的毛巾扔到一边,甩了甩头发。
      “你很累吗,都睡了一天...”说着说着,就湿漉漉地凑到了梅林脸边。
      “你脸红什么?”
      梅林往旁边蹭了蹭,“热的...对了,你父亲找你说什么了?”
      梅林挪了下正好空出位置来,亚瑟坐了过去,一条腿直接搭在床上,不偏不倚压在梅林腿上。
      梅林像根木棍一样直挺挺的,心里直喷火。
      “也没什么,就说了订婚的事情。”给莫甘娜。
      “怎么又订婚?”不是刚刚才闹过一场。
      “这次挺合适的,我是这么觉得。”莫甘娜倒是挺不乐意。
      梅林没搭话,亚瑟有些好笑地撞了撞他肩膀,“怎么了你,当哑巴上瘾了?”
      梅林笑了笑,笑得挺难看的,“我就是想,又要多伺候一个人了。”
      “什么多伺候一个...”亚瑟突然明白过来,笑得仰起头。
      梅林觉得特别难为情,心里一把火被浇得连火星都不剩,还坦白什么,搞不好仆人都没得当。
      “你一天都在想什么?”亚瑟揉了揉梅林头顶,“是莫甘娜,跟我一点儿关系没有,我纯粹是凑了半天热闹。”
      梅林眼睛一亮,小火苗颤颤巍巍又烧了起来,“那不也迟早的吗,你总会有王妃的。”
      亚瑟看着梅林摸摸下巴,想了想,赞同地点头“这倒是真的,不过让仆人当王妃还是挺难的。”
      梅林憋着气,心怦怦跳个不停,但是就是说不出来想说的话,脱口而出一句“难道你想娶格温。”
      亚瑟脸瞬间拉下来了,把梅林捞进怀里一顿揉搓,“你再说一遍,谁?”
      打闹半天,两个人歪歪扭扭纠缠在一起,梅林被亚瑟牢牢抱在怀里。
      一抬头,就能吻到了。
      “亚瑟!”怦怦怦怦心跳着。
      “嗯?”
      下一秒,亚瑟就看到梅林指间燃起的一小簇蓝紫色火苗。
      房间里一瞬间安静下来,梅林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是巫师”亚瑟放开他坐起了身,“我会魔法。”
      亚瑟没有说话,梅林吹灭了火苗,手指缩进掌心里,一点一点绝望。
      “我只为了你用魔法。”他依旧躺着,看着身下被子上的暗红色花纹。
      “嗯,那就很麻烦了。”
      梅林抬起头看亚瑟,泪水就挂在眼眶上。
      “看来我得早点废除魔法禁令了。”
      梅林愣了两秒,刚翘起嘴角眼泪就滴了下来,滴滴答答把被子打湿一大片。
      “你怎么还哭了?”亚瑟把开始抽噎的梅林拉起来,手臂环住人轻轻拍着背安抚。
      “我怕你...一剑、一剑捅死我。”梅林把眼睛擦的红红的。
      口水兜已经被蹭掉了,软塌塌被扔在床头,亚瑟看着梅林白净的锁骨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梅林。”
      “嗯?”
      “你不是会魔法吗,再变一个。”
      听到这话,梅林红着眼睛很兴奋地直起身,吸吸鼻子“变什么?”
      “那就,把衣服变没吧。”




      第二天清晨,卡梅洛特早会。
      亚瑟匆匆忙忙赶到。
      “你迟到就算了”乌瑟皱眉看着儿子,“你戴什么口水兜?”
      亚瑟低头看了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着把口水兜从脖子上扯下来,在手上绕了两圈握着,就像握着梅林的手一样。
      莫甘娜踢了脚亚瑟,“把你嘴角收收,咧到后脑勺了。”
      亚瑟咳了声,推了父亲胳膊一把。
      “开会吧。”

      我急着回去看王妃。

完结。

AM– 一个不小心 1

新坑
校园AU
梗来自四德同学,大家可以搜搜看。
不虐就对了。

      下午第二节课快下课时,梅林才刚从晃晃悠悠了一整路的巴士上下来,他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望着不远处的高中标志。
      “也太热了。”梅林放下手扯了把衬衫领子,感觉后背都是黏腻的汗水。
      长呼一口气,他朝着学校走去。
      走进去正好赶上下课,梅林找了棵大树,在树荫里吹足一个课间的风才去找老师报道。
      介绍转学生的时间无聊的好像被拖长了十倍,梅林乖乖站在讲台一侧,听着老师噼里啪啦在黑板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一双眼瞅东愁西的消停不下来。
      梅林算是一眼就看到亚瑟的,第一是因为整个班里只有他的身边有个空位,第二是因为,全班都仰着头,只有亚瑟带着耳机低头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有着一头金发的脑袋在阳光下像个巨型的高瓦数灯泡,梅林盯着他看了几秒钟,默默揉了揉眼睛。
      直到被一个热乎乎的大巴掌呼在背上,梅林才意识到身边的老师终于数完了自己得过的奖项,示意他下去上课了。
      在啪啦啪啦的掌声里,梅林一路走到倒数第三排靠窗位置,拉开凳子坐下了。
      亚瑟有些不耐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张着嘴应该是要说些什么的,看到梅林后愣了下,把头低回去了,不到两秒又重新抬头。
      “你谁啊?”
      戴着耳机还听着摇滚的亚瑟根本不知道这一声有多响亮,炸的全班齐刷刷地看过来。
      梅林伸手把他右边耳机拿下来,伸手指了指黑板上的名字。
      “哦。”亚瑟把耳机抽回来重新带上。
      梅林再次把耳机扒拉到自己手心里,在亚瑟变得杀气腾腾地目光下趴低了些凑近他,很小声的问:“你叫什么呀?”
      亚瑟索性把另一边耳机也扯下来,拔了插头甩在梅林脸上,跟耳机一起甩过来的还有一本崭新的课本。
      转学第一天的艺术插班生就这样被猝不及防砸了一脸东西。
      亚瑟的名字就飞在第一页,几乎占据了整个页面。
      梅林撇撇嘴,扭过头还没开口,亚瑟就抓着他下巴把头拧了回去。
      “我就是想说...”
      “闭嘴。”
      “...书借我吧。”
      “......”
      亚瑟终于舍得抬眼,他皱眉看着梅林,对方额头上的黑发因为出汗看着湿漉漉又热气腾腾的,脸颊上带着被热出的两抹红,笑的又乖又好看。
    
      早就听说要转来一个好看的艺术生,没想到是个男的。
      亚瑟转头,手撑着下巴看向窗外。
      说什么好看...

      再次下课的时候,半个班的人都围过来了,拽着梅林问东问西。
      梅林脾气很好地一一回答着,把胳膊从桌子上支着的无数双手旁边缩回桌兜里。
      亚瑟快被烦死了,一脚踢在梅林凳子边沿上,鞋底擦过白衬衫。
      “给我倒杯咖啡,贩卖机在楼道里。”
      梅林站起来,看着衣摆上浅浅的鞋印,拍了拍出去了。
      围在桌旁的那些人瞟着亚瑟,还是没离开。
      亚瑟“喀哒”一声合上笔盖,“要不,你们跟我换座位?”
      人群乱哄哄地四散开来。
      不一会儿,冒着热气的纸杯被放在亚瑟面前,他想都没想就端起来喝了一口,差点没把杯子扔到窗外。
      “你想烫死我啊!”
      梅林刚刚坐定,被他吼了一声又站起来了,“又不是我让你立马喝的。”
      “那你去给我买瓶矿泉水。”
      梅林觉得自己脸上好学生的微笑要绷不住了,他看了看亚瑟安稳呆在桌子下的两条长腿。
      “你残疾了?”
      亚瑟:“???”
      “右腿应该不可能,踹起人来挺灵敏,那左腿?”
      “我看你是想被我打残。”
      梅林把亚瑟攥起的拳头摁了下去,依旧笑眯眯的,“既然没残疾,自己不会买水吗?”
      亚瑟打开梅林的手,眼看着那手背上迅速红了一小片,“要你是干嘛的。”
      “我又不是你仆人!你凭什么支使我做事”梅林从咬着的牙缝里挤出话来,“学校是你开的?”
      亚瑟眉头舒展开,竟然笑了出来,“对,我开的,能买水了吗?”
      梅林被噎得没话说,深吸一口气,把那只被打红的手伸过去。
      “干嘛?”
      “劳务费。”
      亚瑟看着梅林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样子,第一次觉得,上学还挺有意思。


      下午课程结束,梅林被老师叫住了。
      “梅林,你的宿舍换了。”
      梅林有点儿惊讶,“可昨天我把东西都放好了,一定要换吗?”
      “新宿舍位置很好,而且是两人间,比你现在这个好很多,不用另加钱。”
      听到这儿,梅林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拖着行李箱“骨碌骨碌”走到新宿舍,梅林在口袋里掏了半天都没掏出钥匙来,想着把手上包裹放下再找找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亚瑟非常享受地看着梅林瞪大眼睛的吃惊样子。
      “你...”
      “我让老师调的宿舍。”
      “啊?”
      “因为学校是我开的。”
      “......”
      “我想干嘛就干嘛。”
      梅林一句话都不想说,喘气都觉得快累死了。

      我到底为什么要转学。

未完。

情人节之瑟哄梅的一百种方法。
戳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