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AM-深柜与直男 9(完)


      回房后,亚瑟自己打了水洗脸,连水壶边都没让梅林碰一下。
      梅林在屋里转了圈,没有堆成山的脏衣服,被子平平整整,床下的靴子干净地好像新做的,梅林抓了把头发,走到桌子前坐下了,盯着亚瑟低着头露出来的脖子发呆。
      亚瑟擦着脸转身,正对上那直勾勾的眼神,擦脸的动作都僵住了。
      “怎么了?”
      “你剪头发了。”
      亚瑟向后梳了梳沾上水的短发,把毛巾抛在梅林脸上,“别看了,我让他们端饭。”
      梅林把毛巾摊开方方正正叠起来,特别不乐意地嘀咕:“那我是干嘛的。”
      走到门口招呼仆人的亚瑟听到这句话,小臂撑在门框上,脸上似笑非笑,“等你来,那我这几天已经饿死了。”
      干巴巴笑了声,梅林把叠好的毛巾拆开来搓成一个团,亚瑟吩咐了仆人走到他背后,直接俯下身。
      梅林感受着后背突然一热,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亚瑟从他手里抽走被蹂躏半天的毛巾就走开了。
      “你倒是学会用我毛巾擦手了。”
      “嗯,嗯?不是,那个,你刚说什么了?”梅林后背那股麻劲儿还没过,直想向后缩脖子。
      饭很快就送来了,香肠鸡腿满满摆了一盘,赶路饿了一晚上的梅林舔舔发干的嘴唇,抿着嘴看着盘子被亚瑟拉走了。
      视线跟着叉子上的香肠从盘子移动到亚瑟嘴边,梅林跟着也微微张开了嘴。
      亚瑟嚼着香肠,腮帮子鼓出一块儿。
      梅林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样子太有意思了,他这样想着。
      又往嘴里送了块香肠,亚瑟很过分地舔了舔叉子尖儿,他已经能听到梅林咽口水的声音了。
      “饿吗?”又叉起一块儿。
      梅林绞着手指点头。
      亚瑟把香肠喂了过去,晃了晃叉子,“吃吧。”
      梅林想拿叉子,被亚瑟抵开了,香肠就在嘴边,他的嘴张张合合几次,最后一把推开了,“你要干嘛!”
      亚瑟放下叉子,扯着鲜红的口水兜把梅林拽到自己面前,“不该我问你吗?你跑了这几天,想干嘛?”
      梅林被扯的很难受,肚子被桌子沿挤压着,本来还能挡阵饿的空气都被挤没了,他坐也坐不下,干脆撑着桌子想站起来,鼻尖从亚瑟嘴角蹭过。
      梅林弯着腰,发现这个姿势更奇怪了,好像一低头——他看着微微仰头的亚瑟——就吻上了。
      亚瑟又扯了扯他,“你哑巴了?”
      “不是”,梅林想握亚瑟手腕,指间刚碰到又放下了,“...我好饿啊。”
      “......”
      “饿死了,说不了话。”
      亚瑟松开口水兜,把盘子推过去,脱力地抬抬下巴,“吃吧吃吧。”
      看着啃鸡腿啃得眉毛都要飞上天的梅林,亚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殿下”莱昂敲了门进来,看到吃得一嘴油的梅林微微有些吃惊。
      “什么事?”
      莱昂收回视线,“国王找你。”
      亚瑟点点头,“知道了。”
      梅林擦擦嘴也要跟着起来,被亚瑟看了眼又坐回去了。
      “你吃吧,我很快回来。”
      跟在亚瑟身后,莱昂不住点头。
      还是梅林有办法,今天的亚瑟明显比前几天开心多了。

      亚瑟离开之后,梅林捣了捣盘子里的香肠,突然就没胃口了。
      该怎么开口告诉亚瑟会魔法的事情?
      他一剑捅死我怎么办。
      梅林苦着脸在房间里转悠,转了几圈转到了床前,看着很暖和很柔软的大床,他犹豫了一下。
      我就躺一下。
      张开手臂躺在床上,床果然很软。
      该怎么告诉亚瑟呢......
      梅林想着想着就闭上了眼睛。

      再睁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鞋被脱了,整个人舒服地蜷在被子里,轻轻挣动了下,梅林又拉了拉被子,一直拉到鼻尖儿下。
      太舒服了,王子的床就是不一样。
      “醒了?”
      嗯?听到声音彻底清醒的梅林从床上弹起来,看着正在擦头发的亚瑟。
      准确地说,是腰里围着熟悉白毛巾光着膀子擦头发的亚瑟。
      梅林僵着脖子看了看窗外——漆黑一片。
      “这么晚了啊,哈哈,你都把澡洗了。”想着自己睡在床上,亚瑟就在不远处洗澡...
      亚瑟把手里的毛巾扔到一边,甩了甩头发。
      “你很累吗,都睡了一天...”说着说着,就湿漉漉地凑到了梅林脸边。
      “你脸红什么?”
      梅林往旁边蹭了蹭,“热的...对了,你父亲找你说什么了?”
      梅林挪了下正好空出位置来,亚瑟坐了过去,一条腿直接搭在床上,不偏不倚压在梅林腿上。
      梅林像根木棍一样直挺挺的,心里直喷火。
      “也没什么,就说了订婚的事情。”给莫甘娜。
      “怎么又订婚?”不是刚刚才闹过一场。
      “这次挺合适的,我是这么觉得。”莫甘娜倒是挺不乐意。
      梅林没搭话,亚瑟有些好笑地撞了撞他肩膀,“怎么了你,当哑巴上瘾了?”
      梅林笑了笑,笑得挺难看的,“我就是想,又要多伺候一个人了。”
      “什么多伺候一个...”亚瑟突然明白过来,笑得仰起头。
      梅林觉得特别难为情,心里一把火被浇得连火星都不剩,还坦白什么,搞不好仆人都没得当。
      “你一天都在想什么?”亚瑟揉了揉梅林头顶,“是莫甘娜,跟我一点儿关系没有,我纯粹是凑了半天热闹。”
      梅林眼睛一亮,小火苗颤颤巍巍又烧了起来,“那不也迟早的吗,你总会有王妃的。”
      亚瑟看着梅林摸摸下巴,想了想,赞同地点头“这倒是真的,不过让仆人当王妃还是挺难的。”
      梅林憋着气,心怦怦跳个不停,但是就是说不出来想说的话,脱口而出一句“难道你想娶格温。”
      亚瑟脸瞬间拉下来了,把梅林捞进怀里一顿揉搓,“你再说一遍,谁?”
      打闹半天,两个人歪歪扭扭纠缠在一起,梅林被亚瑟牢牢抱在怀里。
      一抬头,就能吻到了。
      “亚瑟!”怦怦怦怦心跳着。
      “嗯?”
      下一秒,亚瑟就看到梅林指间燃起的一小簇蓝紫色火苗。
      房间里一瞬间安静下来,梅林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是巫师”亚瑟放开他坐起了身,“我会魔法。”
      亚瑟没有说话,梅林吹灭了火苗,手指缩进掌心里,一点一点绝望。
      “我只为了你用魔法。”他依旧躺着,看着身下被子上的暗红色花纹。
      “嗯,那就很麻烦了。”
      梅林抬起头看亚瑟,泪水就挂在眼眶上。
      “看来我得早点废除魔法禁令了。”
      梅林愣了两秒,刚翘起嘴角眼泪就滴了下来,滴滴答答把被子打湿一大片。
      “你怎么还哭了?”亚瑟把开始抽噎的梅林拉起来,手臂环住人轻轻拍着背安抚。
      “我怕你...一剑、一剑捅死我。”梅林把眼睛擦的红红的。
      口水兜已经被蹭掉了,软塌塌被扔在床头,亚瑟看着梅林白净的锁骨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梅林。”
      “嗯?”
      “你不是会魔法吗,再变一个。”
      听到这话,梅林红着眼睛很兴奋地直起身,吸吸鼻子“变什么?”
      “那就,把衣服变没吧。”




      第二天清晨,卡梅洛特早会。
      亚瑟匆匆忙忙赶到。
      “你迟到就算了”乌瑟皱眉看着儿子,“你戴什么口水兜?”
      亚瑟低头看了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着把口水兜从脖子上扯下来,在手上绕了两圈握着,就像握着梅林的手一样。
      莫甘娜踢了脚亚瑟,“把你嘴角收收,咧到后脑勺了。”
      亚瑟咳了声,推了父亲胳膊一把。
      “开会吧。”

      我急着回去看王妃。

完结。

评论(15)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