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AM–深柜与直男 8


    “我有魔法,我是巫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梅林正自暴自弃地半跪在胡妮丝面前,脸密密实实地埋在母亲的膝头间。
    想象不出亚瑟会有的表情,或者说......不敢想象。
    胡妮丝拿着一块儿手帕不知道在缝些什么,双手就搭在梅林毛茸茸还有点刺手的后脑勺上。
    “你还是没有告诉亚瑟。”
    胡妮丝感觉到梅林一瞬间僵在了原地,眼前露出口水兜的那一小截脖颈绷得紧紧的。
    “要绣手帕吗?心情不好,绣绣花会好一点。”
    梅林分不清胡妮丝是在认真安慰自己还是在开玩笑。
    “你生的可不是女孩儿。”梅林小心地把头从母亲的手背和膝盖之间抽出来,口水兜被蹭地歪在一旁。
    “女儿很好啊,可以扎辫子,穿裙子”,不论说什么,胡妮丝的语气都像是在讲一个长长的故事一样,不紧不慢,温温吞吞,“还可以嫁给王子。”
    梅林像是被烫了爪垫的猫一样从地上蹿了起来。
    胡妮丝放下手帕,仰着低了很久有些疼痛的脖子,眼睛是月牙样的,跟梅林笑起来的那双眼一模一样。
    “怎么了?”
    梅林现在看清了,胡妮丝在绣一条小火龙,刚刚绣到张开的翅膀。
    心像是突然被绳子死死捆住。
    【没有我,她会过得更幸福。】
    梅林想起压在枕头下面木雕的小龙,和在说这句话时,父亲无比落寞的表情。
    梅林松了紧捏着的手,重新矮下身依偎在胡妮丝肩头。
    胡妮丝放下手中的针线,轻轻摩挲着梅林瘦削到硌手的脸颊。
    “我爱你父亲,也爱你,你们是不是御龙者,会不会魔法,都不妨碍我继续爱你们。”
    胡妮丝继续给火龙绣上尖尖的小鳞甲。
    梅林冰凉了好几天的指尖儿像是突然燃起火苗一样,温暖地搭在胡妮丝手臂上。
    “我知道了。”
 
 
 
    送走艾琳娜公主后,亚瑟的日子过得很平静,早早起床,训练骑士,早餐后依照惯例在卡梅洛特巡逻,吃午餐,练剑,吃晚餐,练剑。
    “你病了?”
    练完剑已经是深夜了,亚瑟扔掉压在肩膀上的盔甲,一头汗水悄悄在冬夜里蒸发。
    莫甘娜远远看着,觉得亚瑟头顶着一圈白雾飘了过来。
    听到莫甘娜这么说,亚瑟没好气地抹了把额头:“你一定要每天诅咒我吗?”
    莫甘娜耸耸肩,“梅林呢?”
    亚瑟往回走的脚步顿了下,“你总是关心梅林干什么,他是我仆人。”
    如果知道他在哪儿,我至于练剑练到半夜吗。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把梅林吓跑了?”莫甘娜找了委婉的说辞。
    “奇怪的事?”亚瑟狐疑地扭头看着她。
    什么奇怪的事,难道是送那把草?那草挺好看的啊。
    习惯性地摸摸嘴唇,亚瑟迟疑回答到:“不会吧,我看他挺高兴的。”
    这幅样子落在莫甘娜眼里就是另一回事了,心里把梅林当作可怜的小鸡崽一样,毫不留情地给了亚瑟后脑勺一巴掌,“你着什么急,梅林还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把他...唉”长长的一声叹气“我看你怎么办。”
    莫名其妙就挨打的亚瑟看着莫甘娜带着鄙夷的神情走了过去,看样子还想再给自己一巴掌。
    我怎么了?我不就送了一把草吗?
    “那把草真的不丑啊。”亚瑟揉着脑袋自言自语。
 
 
    远方被莫甘娜深切同情了一把的梅林正坐在小凳子上看着胡妮丝给自己收拾行李。
    粗略数了数,口水兜起码有十条,五颜六色的一大叠。
    “母亲,我不急着回去,还有...”紫色的口水兜太丑了。
    梅林挠了挠腮帮子,决定在路上偷偷丢掉。
    胡妮丝最后把绣着火龙的手帕放在最上面,给包裹系上好看的结。
    “我也不急呀,但是总有人会着急的”胡妮丝淡淡笑着,眼神比阿瓦隆的湖水还要平静,“梅林,你该回去了。”
    梅林鼻子一酸,抿着嘴抱紧胡妮丝,“母亲,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走吧。”
    “.......半夜?”
    “回去正好赶上吃早餐。”
    “......外面很黑的。”
    “变个火不会吗?”
    “......”
 
 

    那一小把狗尾草已经变成干枯的黄色,叶子直棱着,轻轻一碰就掉细小的穗子。
    亚瑟沉默地搓着那掉在手上的颗粒。
    他想过未来的很多事情,比如,接过王冠成为国王,又比如,废除魔法禁令,再比如,带领骑士参加大大小小的战斗。
    梅林都会陪在身边,准备好盔甲,为自己披上暗红色的披风,笑得很傻。
    但偏偏没想过,梅林会离开自己。
    【梅林还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跑掉了。
    “殿下,训练要开始了。”
    亚瑟放下狗尾草,起身拿起桌上的剑,“知道了。”
 
 
 
    天硬朗的晴着,不带一片云,也没有一丝热度。
    亚瑟站在骑士们的前面,挥剑时觉得很冷,冷到骨子里的那种。
    “休息一下吧。”
    人群四散开来。
    亚瑟扯下手上的绷带转身低头走着。
    “手怎么了?”
    亚瑟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静静地停在原地,没有抬头。
    直到那人踩着还带露水的草地,悉悉索索地来到面前,亚瑟低头正好看到那双自己挑的小靴子。
    “亚瑟?”
    亚瑟觉得,可能也没那么冷。
    王子抬起头,看着黑发的仆人,“我饿了。”
 
 
    一起吃饭吧。
 
 
 

    未完。

评论(1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