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Brolin-Happy Birthday

圣诞视频捅了刀,在这里甜回来。
庆祝我的萌考研回来。 @答萌甜品店
想像了一下科生日时的两个人。

    笔尖在纸上顿了又顿,留下一个泛着金属色的黑色墨点,Bradley把摊在自己面前的淡黄色信纸揉搓成团捏在手心,片刻后又松了力度重新把褶皱捋平,纸上的“Col”在大片大片空白的簇拥下显得有些孤独。
    Bradley望着从窗外洒在手背上的一小缕阳光发呆,翻过手掌虚笼着,像是能把那股淡淡的暖意攥在手里。
    写信的习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大概是因为那人把手机当作摆设一样,一个月间通电话的次数,不,应该说是机会,一只手就能数的清,通话记录上显示的都是不过一分零几秒的时长。
    信倒是回的很勤快,雪白的信封,蓝色的笔迹,每次都是不多也不少的两页整,不知道这个浸在剧本里的人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回信时间。
    Bradley能想象的到演波西时候的Colin,也许妆都来不及卸干净便伏在书桌前,干净的手指握着笔杆,金发时不时垂在眼前遮挡视线,这时他就不得不停笔,将半长的头发拢在耳后,嘴唇也会抿成直线......
    想到这里,Bradley扣上笔盖,向后靠在椅背上,手指捏着鼻梁,酸涩的眼睛闭起又睁开。
多久没见面了,一个月?两个月?时间快到记不清,分别却漫长的触摸得到秋天变为冬天时空气中寒冷干燥的颗粒。
    思念就像是盛在酒杯中的伏特加,散发着浓烈的味道,引诱着人一口吞下,然后热烈地在体内灼烧,在拥抱之前,亲吻之前,真真切切触到那温暖的肌肤之前,一直灼烧着。
    脑海里除了“我想见他”再容不下其他思绪。
    Bradley在夜里十一点下了飞机,伦敦到底是更冷一些,把拉链拉到带着青色胡茬的下巴,他有些后悔没有围上那条随着上一封信一同到来的深棕色围巾。
    雨是在关上出租车门的下一刻开始下起来的,Bradley提着包站在街角,揣在兜里的手中握着被体温烘的带着湿气的银色钥匙。
    距离Colin的住所不过几百米远了,Bradley走到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前,斜斜耷拉着的房檐堪堪遮住身子,偶尔有雨滴擦过翘起的衣角,濡湿了一小片。
    Bradley把包搁在脚边,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盯着第一个联系人,大拇指停在屏幕前不知道要不要摁下去。
    快要十二点了,大概是睡了,以Col的作息。
但是,带着伏特加味道的思念已经溢出了酒杯,淌的整个心都湿漉漉的,即使几百米也忍不住了,哪怕只是听听声音。
    手机放到耳边,头顶罩下来一片阴影,Bradley微张着嘴听着从眼前人的口袋里传出的熟悉铃声,被自己嘲笑过好多次老土的铃声。
    Colin握着伞柄,前段时间剪过的头发长了些,服帖在额前。
    铃声还在持续。
    “你有钥匙。”
    “...怕吵醒你。”
    “所以——打电话就不怕了?”
    Bradley压着嗓音,笑声低低地回荡在雨声里,摁了红色挂断键,他伸手去握Colin手里的伞柄,也不拿走,就这样手指贴着手指。
    “很晚了,出来干什么”,瞥了眼Colin身上的单衣,眉头皱的深深的,“穿这么少?”
    Colin松开伞向上移了移,温热的手心贴住了Bradley冰凉的手背,嘴角的弧度温和又好看,“很近的,买了酒就回去。”
    听到这话Bradley挑挑眉毛,“深夜酗酒吗,Morgan先生。”
    最后还是提了一袋啤酒往回走。
    Bradley右手拿伞,左手提着便利袋,走了几步,他低头看着Colin因为手插在兜里,腹部鼓起的两小团,把便利袋递了过去。
    Colin没说什么,自然地接过。
    Bradley换了手拿伞,垂下的右手挤进身边人的兜里。睫毛上带着水珠,眨起来亮晶晶地看着有些无奈的Colin。
    “这样暖和。”
    踏进屋里,Bradley深深呼吸了一口温暖的空气,也不忙着换鞋,伸手看了看腕上的表。
    十二点十三。
    双手握住Colin肩膀,把挂钥匙的人掰正面向自己。
    Colin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吻住了,手里的便利袋掉在地上,几罐啤酒咕噜噜地在两人脚边滚动。
    这是带着冬雨气味,凉冰冰又暖烘烘的一个吻。

   

    “Happy birthday.”

评论(9)

热度(52)

  1. 穿靴子的猫棉袄不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