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AM-深柜与直男 7


    “你,会魔法?”
    艾琳娜话音刚落,雪花扑簌簌地落了下来,碰在鼻尖上轻轻一凉。
    梅林把披风边搓地皱巴巴的,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亚瑟,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还是惊得心口发凉。
    亚瑟蹲在被雪刺激地直打响鼻的白马旁边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头也不回一下。
    梅林呼出一口白气,揉了揉胸口,果断地回答:“不会。”说完抬腿就要走到亚瑟那边去。
    艾琳娜直接扯住了他的披风,梅林低头看着那件特别特别暖和——亚瑟给披上的兔毛披风——现在被别人给扯住了,眉毛挑的越来越高。
    “我看到了,你的眼睛,会变金色。”
    梅林又瞥了蹲着的亚瑟一眼,发现他还是没有回头,放下心来,特别不开心地把披风从公主手里抽出来,拍打了两下。
    你看见就看见吧,喊那么大声。
    “我有眼疾。”
    艾琳娜:“???”
    “遗传的,我父亲有,我祖父也有。”摆出最严肃的表情。
    艾琳娜愣了两秒,撑着剑笑弯了腰。
    梅林有些尴尬地摸摸鬓角,公主的反应有点偏离预期“...我是认真的。”
    艾琳娜直起身把剑收入鞘里,摩挲着剑柄,脸上笑意不减“小时候,我看过母亲施法的样子,跟你一样”她指了指眼睛,“金灿灿的。”
    梅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神来来回回瞥了亚瑟好几眼,“那...”
    公主了然地拖长音“啊”了一声,千回百转的,“我不会告诉亚瑟的。”

    亚瑟终于起身了,活动着膀子走了过来,“我什么?”
    梅林抿着嘴看他,也不说话,之前预想的告诉亚瑟自己会魔法的场景又在脑海里来来回回,不断闪现。
    艾琳娜眨眨眼走开了。
    亚瑟摊着手一头雾水,看看公主又看看仆人,胳膊肘杵杵身边的人,特意说的很随意,“梅林,你是不是喜欢公主?”
    梅林眼神放空,咬着下唇还在想该怎么开口,随便“嗯。”了声打发亚瑟。
    亚瑟没料到会是这个回应,眼睛瞪了平时两倍大,直愣愣的,“那,你喜欢她什么。”
    嗯?什么喜欢?
    梅林摇摇头企图摇走脑袋里的胡思乱想,疑问地看着亚瑟,“你说什么?”
    亚瑟心里好像有一百只爪子在挠,“你说你喜欢艾琳娜公主。”
    ?????
    梅林看着眼前那颗菜头,好像叶子瞬间都变蔫了,“我不喜欢她。”
    “真的?”叶子变绿了些。
    “...嗯。”菜头彻底水灵了。
    “那你不喜欢她什么?”
    梅林觉得亚瑟今天话特别多,扫了艾琳娜的背影两眼,想说什么都不喜欢,腿没你长,皮肤没你白的...可是这样说估计会被亚瑟一剑戳死,“呃——头发,太长了。”胡邹了一句。
    亚瑟摸摸自己脖子根的发梢,若有所思。

    雪没有下大,三人回到城堡的时候,太阳慢悠悠露了脸,照的地面湿漉漉的。
    公主打了招呼回房间去了。
    梅林把披风脱下来,放在臂弯里伸懒腰,阳光打在身上特别暖。
    “梅林。”
    “嗯?”
    亚瑟从怀里掏出一小把狗尾草来,一点焦黄不带的,绿油油的一簇。
    梅林愣住了。
    亚瑟举着狗尾草,背光站着,只能看到金灿灿的头顶,“没有花,只有这个,有几颗绿的,没想到冬天还有绿的,也挺好看。”
    亚瑟太傻了,太傻了。
    梅林心里细细碎碎嘀咕亚瑟太傻,憋着一口气,说出嘴的却是,“...这,这个,能当药,可以治...”
    治感冒。
    “治...”
    治脸上的脓疮。
    梅林觉得脸有点烫,话都说不清楚,干脆闭嘴接过了狗尾草,指尖儿都带着晕红。
    “太热了,我去找盖乌斯,一早上没见我他要着急了。”
    转身的刹那,梅林想到的是那个吻,那个月色下的吻。
    柔软的唇,看上去凉冰冰实际上温暖的出奇的唇。

    盖乌斯被巨大的关门声吓了一跳,取下眼镜,抬头看了眼梅林,又吓了一跳。
    “梅林,你病了吗?”
    我确实是病了。

    梅林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手里握着的是那把被盖乌斯念叨了两句正好缺货的草,脑袋下枕的是暖到要融化的披风,脑里心里全是亚瑟。
    第一天见到的靴子尖都带着张扬的亚瑟。
    能挽出独一无二剑花的亚瑟。
    带着王冠手握权杖的亚瑟。
    披着自己给系紧的猩红披风,站在骑士团最前面的亚瑟。
    冲自己笑得很好看的亚瑟。
    吻向自己的亚瑟...
    ......

    梅林把头埋在披风里,深吸一口气,披风上还带着雪花凉飕飕的气息,手里的狗尾草已经被攥的沁出绿色的汁来,涂得整个手心都是。
    他明白了点什么,但又很糊涂。
    第一个闪出来的念头,就是逃走。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梅林呢?”亚瑟抱着胳膊问盖乌斯。
    盖乌斯不知道是第几次摇头,“没有回来,殿下。”
    床铺正中央放着叠的整整齐齐的披风,上面搁着一小把狗尾草,绿油油的,不见一点焦黄。

未完。

评论(16)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