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袄不棉

肥来了
b站同名

AM-深柜与直男 1

  突如其来的脑洞,大概是深柜王子以为直男仆人喜欢自己,结果自己才真喜欢上仆人的故事。睡前故事。 

      又是一个老旧到要用“从前”开始的故事——从前,有个小王国,小到啃两三块硬面包就能从城里一直走到森林边缘,城市的最中心有一座白墙皮灰屋顶的城堡,里面住着一个头发像是被镀了阳光的亚瑟王子。   
      亚瑟有一个动不动就要烧巫师的父亲,有一个头发颜色跟自己相差很多的姐姐,还有一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素未谋面的母亲,因为这个,亚瑟一度觉得也许母亲就是那个宫廷医生盖乌斯。   
      谁让他跟父亲总是黏黏糊糊的,亚瑟这样解释到。   
      总之,王子的日子过得舒适又豪华。   
      但是,舒适豪华的王子这段时间很郁闷,虽然每天还是有香草烤鸡吃有葡萄汁喝,但他就是不开心。   
      源头就在那个仆人身上,那个一头呆愣愣的卷毛,戴着呆愣愣的口水兜,叫起名字会用他那双呆愣愣的眼睛看过来的仆人...   
      这样想着,亚瑟就叫出了声:“梅林。”   
      正忙着收拾床铺的人立刻走到桌子前待命,“怎么了?”   
      正趴着的亚瑟勉强的抬抬头,啊,就是这双眼睛,虽然呆了点儿,还挺水灵的,眨起来扑闪扑闪的...   
      王子深吸一口气把头埋在臂弯里,又开始烦躁了,果然一看到这个浑身上下都呆愣愣的仆人就会心烦,于是他习惯性的翘起小拇指挥了挥,“出去吧,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   
     “好的。”   
      亚瑟竖起耳朵,听到轻悄悄的脚步声吧嗒吧嗒的走远,说起来,那个仆人脚上的小皮靴还是他亲自挑的呢。   
      从桌子上抬起头来,亚瑟搓了搓闷的有些发红的脸,看着重新变得空荡荡的房间,好像那股烦躁感并没有消退,依旧突突突的在胸口乱撞。   
      明天的演讲稿,不想看,扔掉。   
      厨房刚送的卤鸡蛋,不想吃,推一边。
      手指在椅子把手上焦躁地敲了敲,亚瑟提起一口气——“梅林——————————————!!”   
   

    议事厅的国王和大臣们同时顿了下来,随后见怪不怪的继续商讨最近新发生的一起巫术事件。   
      梅林应该是一路小跑来的,亚瑟看着气喘吁吁扒着门框的仆人,满意点点头。   
      又“...怎么了”梅林艰难咽下那个又字。
      伶牙俐齿的王子一下子语塞了,嘴巴长了又闭,活像换气的金鱼,“我,我...渴了。”其实一点也不,刚喝完桌子上那满满的一杯葡萄汁。
      “我要喝葡萄汁。”坦然地抬头,桌子下的手却悄悄摸摸肚皮。
      “好,那我去厨房取...”
      厨房?那么远,没等梅林说完,亚瑟迅速打断,“咳,算了,就水吧,诺,水壶就在那边桌子上。”
   
    趁着人转身倒水,亚瑟不放心的探头又加上一句,“房间好像又闹老鼠,倒完水你去捉吧。”
      这句话换来的是不远处的仆人扭头十分灿烂的笑容,“好的。”
      亚瑟一瞬间觉得那股突突突的憋闷感消失了。
      房间又充实了起来,亚瑟舒适的挪挪屁股靠在椅子上,一手抖抖写满小字的演讲稿,一手拿着卤蛋放进嘴里嚼嚼。
     

    其实,这个仆人除了傻了点呆了点没脑子了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了,放在演讲稿上没两秒的视线又转移到了那个忙忙碌碌的身影上。
      让他刷靴子洗盔甲喂马端饭什么的都一口答应,应该很累吧,好几次靠着柱子就睡着了。
      演讲稿不想写了也推到他身上,不过只是偶尔而已,他写的倒还凑合。
      想溜出去玩就让他到父亲面前找借口敷衍,不过他笨到不会撒谎,次次被砸的一身番茄汁。
      还有...出去巡逻他也一定要跟着,虽然调侃他很有意思,但是帮不上忙碍手碍脚的,有了危险还得顾着他的死活,有时候还会被刀啊剑啊刮上一两道伤口,原本细皮嫩肉的,看着扎眼。
      还有啊,他就算是受了伤也还是笑得一脸傻样,说什么,啊,又帮到你啦,你没受伤就好,这点伤没关系之类的...哪里帮到忙了。
      亚瑟的思绪随着梅林走来走去飘忽不定。

   

    这么一想,梅林不会是喜欢我吧?

   

    刚搜完角角落落没发现一根老鼠毛的梅林叉着腰想休息一下,一转头就看到王子用一种‘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仆人’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自己。
      梅林摸摸脸颊,难道沾到脏东西了?
      亚瑟用羽毛笔的尾端左右骚蹭着下巴,坚定的一点头。嗯,我的仆人,一定是喜欢我的。     
   
   

    随后的几天,梅林的任务一下子少了很多,除了每天去王子房间打扫打扫就没什么任务了,更别说这个平时脾气暴躁的王子还诡异的让自己过不了十分钟就坐他椅子休息一下。
   
     
    总觉得,大事不好。

   
    亚瑟这边心思倒是单纯的不像样,觉得自家仆人暗恋自己一定很累,毕竟自己是王子,长相才华什么的又那么出众,这么想着的时候,亚瑟还挺了挺胸脯。
      所以啊,身为一个未来的国王,要体谅别人才对。
      于是,他就减轻了仆人的工作,还时不时的——
     “梅林,跟我一起吃饭。”然后把大鸡腿...想了想还是换了个小的,放到仆人盘子里。
     “梅林,跟我去骑马。”然后悠悠闲闲在原野上从中午骑到晚饭时间,还采了一大把花插到梅林腰带里。
     “梅林,陪我练剑...不不不,你别动,看着就行。”然后城堡里所有人来来去去都能看到王子在仆人面前展露英勇的身姿。

   

    他们俩这是在约会吗?莫甘娜透过房间的小窗户看着两人又是肩并肩一起回来如是想。
      梅林一定觉得我是个心慈仁厚的好王子。晚上,亚瑟头枕着手臂望着床幔中央,得意地想到。

   

    不过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多少天,真正让他头疼的事发生了,一不小心,关在自家地下室的那条喷火龙飞出来了。

   
    亚瑟带着一队集合起来都围不成一个圈的骑士冲了出去。梅林也跟了过来,亚瑟没好气地看着他:“你来干嘛!”随即又觉得白问,他喜欢我啊,当然会担心,跟过来也不奇怪。
      亚瑟盯着梅林那双关心快要溢出来的眼睛很长时间,扭头扣上头盔。“听我的口令,预备——” 

   
    ......

   
 
    所以说,围不成圈的骑士哪里打得过那么大一条龙啊。
      亚瑟一边想着回去要招募新骑士,一边被龙一爪子拍昏过去。
      昏过去之前,迷迷糊糊还扭头去找梅林。
      梅林...... 

   

    按照故事的走向,主角得做个梦推进情节发展了,没错,亚瑟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一片橙黄色,身下是软糯糯的云朵,手正握着一个人纤细的腰,嘴唇贴着的是另一张,柔软的,温热的嘴唇。
      亚瑟睁眼。
      梅林......
      奇怪的,亚瑟又感受到了胸膛突突突的颤动,不过,好像不同于之前的烦躁。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梅林不见了,云也‘噗’一下子散开了,亚瑟不断下坠下坠,马上就要摔到地面上了。

   

     腾的,亚瑟睁开了眼,晕晕乎乎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伸手摸了摸嘴唇,温热的。
      这一抬手,浑身的疼痛提醒自己刚刚那场恶战。
      对了,龙!
      亚瑟挣扎着坐起来,一转头,就看到了梅林乖巧的蹲在自己面前,还是那双呆愣愣扑闪扑闪的眼睛,亚瑟觉得这一刻自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梅林开口了,那双柔软的嘴唇张开了,“你给了它致命的一击。”
      “......”亚瑟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你打败他啦!”呆愣愣的眼睛弯成月牙。

   

    他一定特别喜欢我吧,亚瑟想着,所以,这样应该没关系...
  
   
    下一刻,亚瑟已经揽过梅林在月光下显得白净的不像样的脖颈,朝那张还开开合合活像金鱼的嘴唇吻了上去。 

未完。

评论(10)

热度(201)